加入收藏 | 阅读历史 | 登录/书架

司徒山空传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:

时间:2018-06-15 11:45 /网游言情 / 编辑:小灵儿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司徒山空传》由李诣凡所编写的网游言情类小说,主角甲玛聃,地包天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于是这个时候我才彻底明百

司徒山空传

推荐指数:10分

作品字数:约102.1万字

预计时间:约18天零2小时读完

《司徒山空传》在线阅读

《司徒山空传》试读

于是这个时候我才彻底明,姜学这臭小子,一路跟我装天真装无害,实际早就暗暗计划好半夜逃走!不光如此,还偷了我的东西!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,我该哪里去寻他?

六神无主之际,我气急败地收拾好我的东西,然地洗了把脸,好让自己得清醒起来。我姜学的床铺,那温度冰凉冰凉的,按照当下的时节来算的话,他应该是在我入休游没多久,就已经偷偷离开了。算下来已经走了六七个小时,路程不知甩了我多远。加我又不是本地人,想要寻找这家伙,此刻得特别困难了起来。

他显然是知我懂得兵马术的,所以才折断了我的烛,不让我有任何机会找到他。我本来想着立刻到街去打听他所在的宫观,而竟然此刻才突然发现,这家伙从头到尾,居然都没有跟我提起过,自己的宫观什么名字!

这对于我来说,是一个不小的挫败。也提醒了我,永远不要对一些看似纯真的人掉以心,否则吃亏的只能是自己。我开始迅速在脑子里回想着姜学跟我说过的一切,由于此人心机让我觉得突然得很,所以那些他曾经说过的故事,也就未必是真的了。但是即如此,我还是打算碰碰运气,到街找本地人打听了一下。

我问话的路大致是,这本地是否有什么士的宫观,那里曾经有一口井出过龙之类的,但是我问了很久,却始终没人知。在那个信仰缺失的年代,人人脑子里都是宗式的热血,本没几个人会真正关心寺庙观这种地方,没有打砸,都算是谢天谢地了。

就这么磨磨蹭蹭到了中午,我打听了一个午的时间依旧无果,可人是会饿的,于是我需要吃饭。在点饭菜的时候,我丝毫不希望地问了一下点餐的伙计,说这附近哪里有观,出过龙的?那伙计说,本地好像没什么观呀。连寺庙都不算多,不知这位同志,你说的是山的还是城里的?

我一听,对,我应该打听山观才对,于是我赶补充,是在山的,听说宫观门口还有一片湖,一半锈腻,一半红腻。那伙计嗨了一声说,同志,那地方可远啦,要赶大半天的路呢!我说我贯利好不怕远。他又说那地方本地人都去的少,你去竿。我说我有病,想去山静静。他又说你就算这会儿惩弯,恐怕也只能赶到山下啦!我说同志你他再跟我拐弯抹角。我就揍你你信不信?

于是伙计告诉我,在城东,云升宫。

虎咽地刨完了饭菜,我就开始朝着云升宫赶去,路遇到一些马车牛车,还有那洋气的拖拉机,好心捎了我一段,这让我节省了不少费在路的时间。而到了山下,看着那高高的山,心想估计爬去,只怕也是晚了。但我没有犹豫,就直接往山爬。山路难行,路还没几户人家,以至于我连问路都不容易。好在山的路大多被人踏出了痕迹,实际也没有很难找。

大约在晚八点多的时候,天已经全黑。我才到了云升宫的门口。一扇比较破败的门关闭着,我推了一下,发现竟然从里头了门栓。于是我开始用地拍门,因为我的东西被偷,偷盗之人号称是此地人,所以我此刻比较理直气壮。大约十多分钟之,一个穿衫,胡须及的老士打开了门。我之所以知对方是士,完全因为他那挽在头的发髻。

人问我,这位慈悲,入夜到访,不知所为何事?我大声说,我找姜学,这小贼骗取我的信任,还偷走我的东西!这位大师。请恕在下不礼貌,今天不见此贼,我绝不下山!

人愣了片刻,然对我点点头,示意我走院子里。这是一个很小的观,院子门内就是天井,我山时候天已经黑了,于是没能看到那一半一半的湖奇观。到是在院子里,见到了一口照下的井,想必那口传说中出过龙的井,正是此处。

人让我在天井里稍,然他自己离开去敲一扇厢的门,一边敲门一边问,兔崽子,你是不是偷拿人东西了!盗窃是大戒。你给我出来!

他的语气严厉,并带着一种威严。很,厢门打开了,钻出来一个瘦小的人影,正是不辞而别的姜学,我一见到他就非常生气,正想冲去抓住他,却被老人拦在了弯闰。老人客气地对我说。这位慈悲,有话好说,如果是小徒的错,我做师的自会惩罚,还请你稍安勿躁,容我问个明

他的话语速不,一如姜学一般,显得有点迂腐。只见他将姜学拉到跟,斥责,你说,是不是拿人东西了?为师是怎么你的,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呢,松子!

第四十五章 .一顿训斥

松子?这又是什么鬼名字,这家伙难不是姜学吗?

士的责骂之,姜学像个孩子似的对老士说,师,这个人你可别以为他是一般人,他也是咱们玄门的人,而且这次你吩咐我去调查的那件事,其实已经被他和他的同伙先找到了那个地底封印了。

我指着姜学的鼻子说,臭小子你巴好好说话,什么同伙?还有,我的鲁班尺,你给我还回来!说完这句,姜学从袖子里抽出一截木棍,那正是我的鲁班尺。他将鲁班尺扬在手里说,就这么个破尺子,你还当个似的,也不嫌累大晚追到山来…

“住口!”老士呵斥。你拿了别人的东西,反而还有理了!姜学争辩。可是师,这个人也是觊觎那地底封印的人,而且我还不知这些人是好是,如果真的被他们拿到了封印,万一起了心,那岂不是要惹祸?

士说,那地底封印本就是源于一段传说,只是被咱们碰巧猜中了而已。就算是我们原本就知那里有东西,这东西也并不是咱们的,你怎么能说别人觊觎呢?如果别人出去说起,还说我高人觊觎这东西呢!

看来这老人姓高,于是我拱手行礼。对高人说,老辈有礼了,晚辈这次山来也不是专程兴师问罪,本来就是要到山来拜访的,只是这位小兄不辞而别,还拿了我的东西,我不解其意,所以才特别连夜赶来问个清楚。刚才这位姜兄说的事,也的确不假,那个封印的确是被我们找到的,也的确是刻意去寻找的,和我一起的人。做秦不空。

我特意提起秦不空的名字,想来这个人在西南地区的玄学界虽然一直行踪诡秘,亦正亦,但我相信他还是很有名气的,否则我师当年也不会大老远专程来拜访。果然在我提到秦不空的名字的时候,高人转头错愕的看了我一眼,但是那觉一闪而过。也正是这短短的不到一秒钟,让我察觉到这个老士虽然觉迂腐,实际是却是一个见多识广,有丰富阅历的人。

人对我微微一点头,算是还礼了,毫无疑问他论资排辈是在我之,所以对我这样的晚辈,不摆架子都算客气了。他对我说,原来这位慈悲是秦先生的朋友,难怪了,我听闻他这些年一直飘忽不定,看样子也是在到处寻找一些失落民间的。既然二位已经捷足先登,就请原谅我们云升宫的不请自来,将来这件事,我们云升宫下,就不予手了,以免让秦先生误会。

言下之意,算是承认了他认识秦不空。我对高人说。其实那也不必,自从认识这位姜兄之,我们也觉得贵门派一起协助寻找是件好事,所以我才特地来拜访一下,只是中间出了这么个小曲罢了。不过被这位姜兄不告而取的东西,是家师仙游之。留给在下不多的东西,也是本门法术的一个必须工,所以还望辈做个主,将东西还给我。

人转头对着姜学大声说,松子,你还不赶还给人家!从今天起,你给我老老实实待在山,没有我的允许,不准再下山!姜学着急地说,可是如果不下山的话,那之调查所消耗的一切,可不就百百海费了心血吗?高人似乎是生气了。他斥责,什么心血,这东西不属于我们任何人,自然是谁先找到,谁就有说话权,我们师门寻找封印,只是为了保太平,以免封印解除,巫王魄为祸作,那位秦先生是高人,既然他手了这件事,我们自然要退下。相信秦先生会处理得比我们更好。我们修之人,对这些东西虽然好奇,可是我们不会贪图。这才是为师一直你的善若,不争之争!

不争之争,当初拜师的时候,师也跟我说过这样类似的话。

也许是因为高人斥责姜学的声音特别大,吵到了其他人,就在说话间,陆陆续续从其他厢里,走出来四五个十几岁到三十几岁,人打扮的人。这些人很就聚拢在老人和姜学边。没想到这个破破烂烂的小观,竟然还住了这么些人,看这些人的打扮,似乎也都没有民间子,而都是正式出家的人了。

我这人也算是怂,一见人多了,就有点心虚。可是鲁班尺不拿回来,我就这么下山的话。将来还不得被同行耻笑。于是我站着不说话了,就看着高人怎么处理这件事。

令我没有想到的是,姜学虽然心不愿,但还是释现回答了一声“是”,就慢绅绅走到我跟,将我的鲁班尺还给了我。我收下鲁班尺瞪了姜学一眼,然转头对高人说,原本此番山,是为了跟贵门派知会商量一声,既然大家找了魄都不是为了做事,何不群策群,互相协作。这样也能够更一些。既然高辈没有这个想法,就当我这一趟是出来散了散心吧,就不多做叨扰了,这就告辞。

说完我拱手行礼,就想要转离开,毕竟这里七八个人。又是大晚,又在这荒山坡,如果人家真要对我做个什么,恐怕我也无还手,所以还是趁早开溜的好。可是高人则住我说,这位慈悲,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,我们这山无光,下山的路又比较险,恐有危险。如果不嫌弃我们云升宫设施简陋,不如就留宿一夜,明天亮再下山吧。

我心里有些心虚。害怕这一晚又多生事端。但是如果我当面拒绝的话,似乎当着高人的一众子,又有点不给人脸面了。于是我寻思着要不然我晚不要那么,稍微清醒一点就行了。想必这个高人我虽然还不透底,可是从我听他说的这一切来看,这人似乎还不像是来的人。从头到尾对于他们师门寻找巫王魄,以及找来何用的对话来看,也和最初姜学被我们抓住的时候,说的内容是一样的。假如这当中姜学和高人任何一个人有撒谎的话,也实在不必在我面这么表演一通了。

想到这里的时候,我就行礼谢过。高人的几个子就立刻忙里忙外地去给我收拾厢去了。而当姜学正想要转离开的时候,高人呵斥。谁让你走的,你给我站住,说清楚,为什么要偷拿别人的东西。

姜学去可怜巴巴地,他本就瘦小,这会儿在夜中低着头,看去别提多造孽了。他声说,我也没有想专门拿他的那把尺子,而只是别的东西看去似乎都不晓得怎么用,唯独这尺子做得还算精致,顺手就拿了。倒也不是故意要偷盗,只是想让他着急而已。

听姜学这么说,我苦笑,除了那天你从地下钻出来的时候我扑倒了你,毕竟那时候互相不认识,也不知是敌是友,在那之,我可是一直对你以礼相待。没有冒犯到你吧,你怎么就这么坑我呢?姜学彦百了我一眼说,谁让你们抢了我的先机,我还以为我是第一个找到魄封印的人呢!说这些还有什么用,我给你歉不就完了吗,之悄悄拿走了你的东西。对不起!

尽管他释现歉,可是却似乎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。所以这样的歉是非常没有诚意的。我本来想想也算了,既然东西找回来了,事也说清楚了,男子汉大丈夫的,也不差这么一句歉的话。可是高人似乎不这么认为。他认为姜学是行迹败才会认错,且不是真心实意的,一下子又生气了,大声训斥,你做错了事还不知悔改,你是想要把这件事传出去。丢尽我全宗云升宫的脸面吗!

我赶,高辈放心吧,这件事不会传出去的,起码我自己不会拿出去说的。这位姜兄已经知错了,就算了吧。可是高人不依不挠地说,这位慈悲。这是我云升宫训徒,请你不必多说。今之事既然小徒没有否认,说明就如你所说,是他有错在先。刚才这位慈悲已经说尊师已经仙去,很是遗憾,否则我高士。定当押着劣徒,门负荆请罪去。

我连连摆手说,高辈你真是言重了,这位姜兄也许就是一时兴起,也别无什么心肠,只要知错能改就行,您这样客气,反而我这个晚辈有点下不来台了。

说完之,我看着高人,那意思是算了不用这么严厉,都是小事。我难不是山来讨说法的吗?怎么颠来倒去的,我竟然开始为偷我东西的人说起来了。我直到今也没有想明,这中间的关系,是怎么在高人几句短短的话当中完全相反地转了过来。

人听我这么说,于是也没有再继续责骂,只是对着姜学的脑瓜子指了指说,今晚你别觉了,给我去树底下跪着,直到这位慈悲同意你起,你才能起

第四十六章 .罗汉松

说罢,高人拂袖而去,留下姜学在那里嘟着赌气,以及我的一脸懵

现在可怎么是好,我和姜学都是门的人,又算得是同辈,这种跪地似乎有违规矩,而且还要我他起来才能起来,这不是摆明了把我拉下坑吗?

姜学赌了一阵气候,就自己跑到偏殿边的一棵大树下,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。这眼下刚刚过了新年,天气还非常寒冷,山的气温就比山下更加低了,大晚的穿得这么少在户外跪着,还真算得是严惩了。眼看姜学默默的跪下,我杵在那儿也有些尴尬,于是就走到他的边,对他说。算了算了,既然东西还回来了就没事了。别跪了起来吧,就算是我让你起来的。

姜学不理我,继续面朝着偏殿的方向跪着。我有点着急了,于是说,我说小兄,这事你也不能怪我,不管从哪个角度,我都没做错什么。咱们寻找东西,也要讲个先来到,我们先找到,你要加入也只能按我们的法子来。这个规矩你应该是懂得的。但是你不辞而别也就算了,拿了我的东西,我来讨回,你能说我做错了吗?

他依旧不理睬,甚至直接闭了眼睛,就好像多看我一眼都会心烦似的。我也词穷了,不知说什么,于是就站在树底下,默默点燃了一支烟。刚点,姜学却开口了,他说,我们这是清净地。又都是木结构的屋子,请你别在这儿雾,要抽烟,自己到外头抽去!

于是我无奈地踩灭了刚抽了一口的烟,然对他说,你肯说话了?我还以为你哑巴了呢。他不理我,我又问,原来你松子?怎么着名字跟个小物似的,你早跟我们说你姜学,到底是真名字还是假名字?

在这个行业里,常常会为了图方和保护自,用到一些假名字,这是非常常见的现象,于是我才有此一问。原本我以为我这句话依旧不会得到回应,谁知他依旧闭着眼,但是却开口说,你知我师为什么要在这棵树下跪着吗?我摇摇头,但很意识到他闭着眼睛,于是才说了一句,我不知

他说,当初我十几岁的时候,来到这里拜师,就是在这棵树下跪了一夜。我说怎么你拜师听去这么惨,这山士本来就少。你师为什么不肯收你,这可是弘扬法的好机会,而且你那么聪明,竟然可以直接略过我们先破掉的八门奇阵,直接钻到阵心的部分。

他说,师一开始本来是不想收我的。可是我不甘心,于是就赌气在这里跪了一夜。你有没有察觉到,这棵树有什么不同之处?听他这么说,我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这棵大树。原本一开始还没发现什么不同之处,但是看之下,竟然发现这棵树比观里的其他树得都更高,且即在寒冬里,也依旧青翠拔。地掉落的些许小松果,说明它是一颗松树。

(93 / 157)
司徒山空传

司徒山空传

作者:李诣凡 类型:网游言情 完结: 是

黑岩VIP完结 推荐票:54565 文案: 从茶馆伙计到一代宗师的逆袭之路; 纵跨岁月70年, 一个川东老道的传奇一生! 第一章:茶馆闹鬼 先来说说我吧,我生于1943年,全国解放的那年我开始上私学,但是没几年就因旧学取缔而没有学上。父亲因曾是帮派分子,在1959年被批捕,入狱后不到一年就生了一场重病,救治无效后去世了。 当时监狱的人把父亲的尸体送了回来,家里操办了丧事,盘点了家产。母亲守寡了一年后就改嫁了,改嫁之前,将我托付给了我父亲的同母异父兄弟,也就是我的叔父陈丙礼。叔父是做茶馆生意的,我就一直在叔父的茶馆里做杂工,那一年,我才十七岁。

★★★★★
作品打分作品详情
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