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阅读历史 | 登录/书架

娘子合欢青娘,玄柯,川儿小说最新章节

时间:2018-03-11 22:27 /港台言情 / 编辑:许言
主人公叫青娘,玄柯,川儿的小说是《娘子合欢》,它的作者是尘殇写的一本近代港台言情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样的女人啊,凡事懒懒散散的,却总在不

娘子合欢

推荐指数:10分

作品字数:约36.4万字

预计时间:约6天零2小时读完

《娘子合欢》在线阅读

《娘子合欢》试读

样的女人啊,凡事懒懒散散的,却总在不知什么时候便静悄悄的将事情看了个透。玄柯肃了颜,想到今日暗中布置好的各种防范,便点了头应下:“好。你让我不杀,我便不杀。”

一杯薄酒喝下,说不出的沁人浓香,才抿下去,连双目都有些恍惚了。

那第二轮,自然还是他输。这次呀,却是真输了。玄柯晃着微熏的脑袋,磁性嗓音开始有些沙哑:“……请说这第二件事。”

怎生的忽然这般晕?迷离间看着青娘,只觉那笑靥美如花,明明人就在眼前,却好似荡在半空,近近远远的。

紫苏那女人的药粉果然不一般呐,早知道那时该从店里头多带些。青娘捂嘴笑嘻嘻:“第二个更简单了——放了太子。我知道,你原不想要这天下,可是你为了我,终是动了他,但那毕竟是紫苏的骨肉。人哪,到了高处就舍不得下来了,我怕来日你因为其他原因又要杀他,到那时候你若爱了别的女人,必然不肯听我。所以,你此刻须得答应我,留下他一条性命,放了他们母子离开,好麽?”

男人的肌肤开始发烫,知道药效正往他的丹田袭去,青娘挑起细腻手指,往玄柯胸脯轻划。听到他瞬间急剧的心跳,红唇儿便撅起来,在他烧红的耳畔吐呐:“放了他,好麽~~”

妖一般勾人心魄的馨香之气,玄柯如被定了魂:“好。”

“呵呵~口说无凭,你来印个章麽。”青娘这才将那张薄纸展出来。

一纸薄书,写得不规不矩,然有了皇上亲印便成了赦令——这是她能为紫苏做的唯一一件事了。

心里头满足,第三轮便故意输给了他。

玄柯已然恍惚了,思维渐渐迟钝,丹田处却愈烧愈热,只觉一股说不出的躁闷,灼得他恨不得立刻将眼前的女人欺在身下,狠狠蹂躏。

该死……这酒……

仅存的意识里忽然有危险将将袭上来,那心里头的话便再也藏不住了:“青娘,我怕是、你就要离开我了!……然而我这一世,从未对任何一个女人如你这般用心……我虽生于帝王之家,却是那最卑微的私子身份,世上看我风光,却不知我在暗中所受的凄惶□……我曾以为,此生,除了与她一场短短际遇,再无了旁的人情冷暖……直到遇见你、却方才知道何为世间情爱,就像冥冥中注定了一般,见你一次便沦陷一步……

可我无论如何倾尽心扉,却总也走不进你的内心……有时我以为你也爱我,可是转了个身,却

又发现你还离我甚远……这局酒你输了,我不要你别的。你只须应我一事,明日乖乖呆在家中,等我应了过场便立刻回来陪你……待我托了江山,我立刻带着你离开……只要你莫离开我的视眼,我玄柯,心甘情愿被你折磨……”

他说着最真的话,舌头却越发迟钝起来,几句的话,竟是说得吃力万分。

“好啊……那你先倒下睡一觉麽。”青娘凉凉的笑,指甲儿掐进手心,痛在肤表,心却忽然的空了……

听到他说“只要你莫离开我的视线,我玄柯,心甘情愿被你折磨”——那爱啊恨啊,是啊非啊,一瞬间全乱了套,忽然不知道自己的决定到底是对了还是错了。

然而路已走到此,该做的还要继续往下做。谁让她终究是个懦夫,没有勇气一天天眼睁睁去看他的身边越来越多出的女人。

她没有资格去阻止,却有资格去躲避。

这世界如此小,小到能将所有恩恩怨怨的主角儿天南地北的汇集在一处,倘若他果然无她不行,那么无论她去往哪里,他早晚都要来将她寻到。

不是说半年麽?半年的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。他来,她从;他不来,她反正也已失去记忆,连爱都忘了的,自然也不用担心会痛到自己。

白苍苍的手指抚向后背,轻挑下紧绷的胸兜,那弹动的圆白与两点梅红瞬间便绽放于橙黄光影之下。身旁的男子已被药酒彻底迷醉,连一向肃冷的脸颊都泛开诡秘的潮\/红。知时候已到,红唇儿便吻上他刀痕斑斑的结实胸膛,一点一点向下蜿蜒;素白手指握住那刚\/\/硬的青\/龙,送入泉\/水泛\/\/滥的梅花深池。

……啊……

硬\/\/物与柔\/软相贴,不余一丝缝隙……痛啊,痛极了便是欢乐。

蛇般无骨的腰肢袅袅婉转,红罗画屏上印出两具紧\/\/密纠\/缠的年轻姿\/体,有痛苦喘\/息\/起\/伏\/弥\/漫……一场欢\/爱到此便算是一个了结,她带不走其他,却想给自己留下一丝追忆的痕迹……

她好孤单哪,连命都不要生下来的宝贝却被那个绝冷旧人抢走了,她只能从这儿再要一个新的来……这世间,哪有女人不渴望温暖呢?即便是紫苏,心里头爱着两个男人,还不是一样为了逃避寂寞,与那陌生的剑客旅者们行一场又一场无头也无尾的欢\/爱?

而她,想要的不过只是一个与自己相依为命的骨肉至亲而已。

……

爱与痛极尽了纠\/缠,也不知道过去多久,

极乐巅峰之后那仓皇的心方才复了平静。

梁上飞下来一道灰衣独臂男子,青娘懒懒坐于梳妆台前,头也不回:“要走了麽?“

“恩。”萧木白凝眉点头,语气沉沉的。

“做什么这样看我?吃醋了麽~~”青娘白了他一眼,知道他方才定然撞见了不少。可惜她不介意,看就看了麽,反正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了,从前是看她与那人,如今是看她与玄柯,看了才好呢,偏偏要他看了难受才解气呀。

小心扣好胸前半敞的衣襟:“这世间哪,所有的人都可以嘲我笑我,独独你不行……因为你,比我还要可悲上千百倍,呵呵~~”

如何不明白青娘那话中的涵义,萧木白一向空洞无华的眸子里浮起一抹痛惜:“你如今的身体,不可以如此放任行事……你终究还是不够死心。”

青娘转过身子看他,凉凉的笑起来:“死心?呵呵,这词好生可笑……红尘间的欲望啊,只要尚有口气在,便不会了断……你看看你,两袖清风的江湖第一公子是麽?你若是明白何谓‘死心’,今夜便不会出现在这里了。”

她的气色有些倦惫,又将手望前一伸:“拿来吧,我的化颜散~~”

自小看着青娘从幼童熟至少妇,萧木白最是了解她为人的,虽不言不语,心气儿却尤为倔强。知她是个不听劝的性子,便也不再言语,将一包药粉递过去:“我不宜与你同行,且先行一步在城外梧桐树下等你。”

“好呀。”青娘取了盆子,兑了水。

银白色药粉徐徐洒落,白棉布儿望脸颊上一点点擦拭,那外头淡淡雀斑的假面便渐渐化开来,露出里头晶莹剔透的白嫩肌肤……吹弹可破呀。

尖尖的瓜子脸蛋,远山眉春水目,俏而玲珑的鼻子,眉心间还染着一点暗红的痣。一如那个死去的女人,不笑的时候,安静得仿若温良的贤淑女子;一笑起来,那眉目间的妩媚风情,却好似全天下的花都要为之灼灼绽放了……

青娘抚着镜子里的女子笑起来……隔了二年,连这看了多少年的脸面都变得如此陌生了,更何况是那个强行虏了自己的薄凉旧人呢?

袅袅行至床边,榻上的冷峻天子还在沉沉酣睡,清隽眉峰紧锁着,好似在做着什么纠结的噩梦。三十而立的年纪了,还像个孩子一般纯良……

呵呵,我亲爱的将军啊,情愿你还是漠北那个别扭的大将军,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,我如今还不及二十呢;也来不及让你看到,我比那些女

人还要好看的容貌,可惜我却要走了……她们都说,男人哪,找那年纪大些的总比小后生来得心疼人,我差了你一轮,你会舍得让我空等你半世麽?

窗外夜空泛起了一丝白,天亮后世界又该要有不同了,爱的人要牵上其他女人的手,恨的人大约也要满世界杀人一般的寻找她。

……该走了啊。

青娘揩起早已准备好的小包袱,轻轻拉开了房门。一抹无骨蛇腰款款摇摆着,很快便隐没于灰蒙的暗夜中。

作者有话要说:补全啦亲爱的们~(@^_^@)~,早点休息哦,群么么o(≧v≦)o~~

(94 / 115)
娘子合欢

娘子合欢

作者:尘殇 类型:港台言情 完结: 是

世间有毒唤合欢,中毒者每逢九月十五X欲腾升,春动难掩。顺之,与人一夜合欢则愈;拒之,则受七天七夜蚀骨孽欲之苦。小茶铺里不起眼的青衣小老板娘,在合欢横生之夜,遇到了雨夜突访的塞外大将军玄柯......怎么也想不到,外表那样平实的女人,褪去一身衣裳后却这样媚骨如妖! 第1章:茶铺青衣娘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有水的地方才有人。 远着京城几千里外的西北塞外可说是大宋国最为缺水之地,这里人烟稀少,不是戈壁便是荒漠,远远的、远远的,才隔着一户小小的人家。用黑砖搭起的一座座小矮房,墙中打着小黑洞,白日里开着,天黑后便用厚实的油布遮盖起,以免夜里漏风着凉。倘若不是那砖缝里隐约透出点光线,大晚上看着,倒如一幢幢坟冢般渗人。 这里缺水,自然人烟荒芜,便是天山脚下那个常年化雪而饮的柳树镇,也才不过百十户人口,除却几日一回的小集市,平日里几不见人群。当然,若你一定要问哪儿人气最旺,那倒该数离着小镇几里外的漠北军营了。 北方牧民性喜厮杀掠夺,时常侵犯大宋边民,不是掠财便是夺人夺地,大争小战屡止不住。为了镇守边疆,数万名大宋国将士常年驻扎在此地,平日不论出不出征,沙场上的训练声必然吼如猛虎,地动山摇一般,隔着十几

★★★★★
作品打分作品详情
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